my’blog

没下限的民进党舆论恶战丨台湾一周

民进党的造谣抹黑 轮到柯志恩了

国民党根据自己内部几份民调最终选择提名柯志恩选高雄。柯志恩出生于台湾南部的屏东县,与苏贞昌蔡英文都算是同乡。柯的父亲柯文福曾经做过屏东县长,在地方上有一定的影响力。柯是教育心理学学者,早年还做过节目主持人,比如主持过当年风靡大陆的《正大综艺》外景栏目《世界真奇妙》。2016年柯志恩被国民党征召为不分区民代,2019年柯志恩代表国民党参选新北市第七选区民代,对阵有出轨记录的民进党员罗致政。声势一度看好,但在当年不利国民党的整体政治气候下最终落败。其中最被媒体提及的一件事,就是韩国瑜曾经去为柯志恩助选时候发言不当伤害到了柯志恩的选情。当时韩国瑜回顾学校生活,脱口说一句因“看到女同学的美白大腿耽误学习”,被批意识下流粗俗不堪。想来韩国瑜当时是想活跃气氛,结果被绿营媒体放大操作。但如果确实如此的话,也只能说,选民不在乎对于家庭不忠诚的罗致政与自己女助理的事实出轨,却很在乎韩国瑜嘴上一句不恰当的玩笑,如此取舍标准怎么看都算很虚伪。

柯志恩后来一直在国民党党部担任党职,现为国民党智库的执行长,也是国民党在政论节目上的主要辩手之一。柯本人算是很有战力,但可能是败选新北民代后挫折感太强,所以对于选高雄一直表现得意愿不大。但比之意愿不强的柯志恩,国民党党中央似乎更不希望意识形态太过鲜明的张亚中出战。提名柯志恩确认以后,张亚中也以遵守随缘“不争”的承诺退出,另觅战场。

不过柯志恩被提名后,绿营以及侧翼的攻击马上就开始了,而且套路都似曾相识。

其中首先是分化柯志恩与“韩流”,韩国瑜在高雄一战成名,“韩流”在高雄发源现在也还存在一定的实力。所以绿营大造舆论,分化离间柯志恩与韩国瑜之间的关系,刻意制造对立。比如柯志恩被问在高雄有什么政见 ,柯开玩笑说反正没有“爱情摩天轮”。“爱情摩天轮”是韩国瑜选高雄时候所提出的最被攻击的政见。柯志恩想轻松一点,但备不住绿营太擅长见缝插针,立马大做文章称柯志恩是羞辱韩国瑜,激怒韩粉。

其次,柯志恩的论文又被拿出来攻击。当初参加高雄补选的国民党籍候选人李眉臻确实因为论文抄袭事件伤害到选情,绿营尝到甜头,老招重演,这次又是绿营臭名昭著的网络侧翼翁达瑞发文攻击。学术问题其实一般都相对比较复杂,比如彭文正质疑蔡英文的学历,搞了几年,信的人就信了,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彭文正质疑的点到底在哪里。所以质疑学术问题,更像是泼粪攻击,被攻击的人往往忙于自清,需要向大众解释非常复杂的学术惯例,越解释越容易出现新的说不清楚的地方。而此类攻击最吃亏的在于蓝绿不对等的媒体资源上。攻击一方只要发动足够多的资源对受众进行负面信息的强化灌输,受众虽然不明就里但形成一个印象就好。而被攻击一方一方面缺乏足够的资源回击,甚至找到资源以后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把问题论述清楚,毕竟大众缺乏耐心。

绿营对于此类攻击非常拿手,台中民代补选的时候,对颜宽恒家族的涉黑攻击,到了匪夷所思让人膛目结舌的地步,各种耸动议题诸如强奸,杀人乃至盗尸都出现了,算是彻底搞臭了颜家,让颜家在地方上几十年服务积累的实力,不敌一个临时空降、从来只在媒体上大放厥词甚至拿无知当个性的妇科医生。

最近更热门的事件,就是操作“恩恩”案攻击新北市长侯友宜。一个名叫“恩恩”的染疫儿童因为医护急救不及时而死亡的不幸事件,被铺陈为一系列的新北公务员失当,瞒报等话题去攻击侯友宜的傲慢以及不仁。而侯友宜呢,又恰恰因为之前对国民党各种运动保持距离所谓“岁月静好”的做法使人齿冷,如今自己遇到事情,蓝营的人都作壁上观。民进党防疫失当,已造成数千人的死亡,几百万人的染疫,都不及一个儿童的不幸所造成的攻击声势。而且这种攻击非常有效,民调显示,侯友宜的支持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跌。

民进党掌握一套成熟的也是害人不浅的负面选举手段,所以现在拿来对付柯志恩,确实有一种轻车熟路的感觉。柯志恩被提名也是刚刚不久,她的论文,她在美国的置产都被拿出来攻击,算是全方面无死角无所不用其极。赵少康说,绿营侧翼攻击柯志恩,是因为绿营害怕柯志恩的战力。可能赵少康这话也是有些乐观了。绿营的选举部队不是重视谁才攻击谁,而是只要是对手,便是无差别地搞臭到最极致。

为什么民进党下手这么狠呢?这里要说一个看似无关的题外话,前段时间殴打民进党籍民代女友高嘉瑜的林秉枢被拘将近一年后终于被提审,又意外被爆出,“新潮流系”大佬段宜康过去向林秉枢每月转账几百万合计下来数千万新台币,疑似让林秉枢帮忙洗钱。段宜康过去做民代,每天上班骑着脚踏车,穿牛仔裤,看似非常简朴,谁能想到他不担任公职以后,还能每月有几百万不明来路的钱款。当然又何止一个段宜康,蔡英文心腹陈明文车站丢300万都没有当回事,苏贞昌家里失窃丢180万报警时候都懒得提丢钱。陈水扁一个所谓“三级贫户”之子最终能全世界藏钱号称“海角七亿”。多年来绿营所谓“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如今国民党早就倒了,换来民进党权贵们大富大贵。

高雄几十年的绿地,上次选举一不留神就被韩国瑜赢了,导致陈菊 “所谓五星级市长”掩盖下的高雄终于被揭开面纱——原来一切是那样破败不堪,所以绿营上上下下日后追杀韩国瑜不遗余力。民进党保持着一种杀父之仇的心态进行选举负面攻击确实无往不利。而习惯以“温良恭俭让”的国民党选手,就不要以为自己被打真的是因为自己很厉害了。

彻底卷入政党恶斗的岛内“公务员”

台湾地区“警察署长”陈家钦没到退休年龄提前退休,被记者问是何原因的时候,陈酸溜溜说了一句,是为今年的选举提前作人事布局考虑。媒体传言是苏贞昌担心选后下台,所以提前为安排自己人接班腾位置。本来这个事情,蓝营的人骂几句也就过去了,但陈家钦似乎意犹未尽,借“亲绿”媒体开直播,自己到台前大谈干不下去的内幕,直指不满顶头上司徐国勇插手人事,干预警员正常的升迁制度。陈家钦是新北市长侯友宜的警校同学,侯友宜也做过“警察署长”,被问及此事,侯友宜也说警察一定要有一个完整的人事升迁的制度,保有升迁的完整性,才能让警察在执法时能“行政中立”——有挺陈家钦的意思。

本来徐国勇约好与陈家钦一起吃饭,为其退休送行,现在饭怕是吃不下去了,徐国勇直接找媒体开骂回击陈家钦。还有警界的同事称陈家钦指责徐国勇干预人事,听起来很让人觉得讽刺,因为陈家钦自己也是对警界人事指手画脚,导致了很多该升的人没升,不该升的人却动不动连跳数级。

不过干预人事的又何止陈家钦,徐国勇?这些年民进党民代,党工,权贵但凡能说上一点话的,都纷纷对公务人员的人事变动施加影响力,当然冲在最前面的就数蔡英文。比如蔡英文喜欢顾立雄,一个律师便能平步青云,民代,“党产会”“经管会”负责人,甚至最近传说蔡英文要让顾立雄做安全事务负责人。顾立雄的老婆王美花也是律师,一点都不懂经济问题,也被任命为经济部门负责人。最近要涨电价,被质询时各种胡说八道,暴露其对电力构成成本,岛内能源政策的无知。过去一年停电停水,事故不断,却都没影响王美花的官位。蔡英文如此,陈菊如此,苏贞昌也如此。上行下效,有样学样。

各种干预下的结果便是说白了,岛内早无公务部门以及公务员的“行政中立”可言。

徐国勇回击的更是直白,辩称人事权本来就是他这个内政部门负责人的权责范围。不过徐国勇话说得很呛,他说,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为什么要去乔?话说回来,这些开口闭口都是“民主自由”的民进党官员,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内心对威权的崇拜,徐国勇做过小学老师,后来做律师,做名嘴,民进党执政以后,徐国勇官运亨通,一路升迁,做到岛内最大部门的负责人,现在与人吵架口不择言暴露心迹,“公权力”居然变成他个人的东西。

不过媒体又披露了另一个内幕,原来苏贞昌早在4月的时候就劝徐国勇去选新北市长,徐国勇以身体不适推脱,又向苏贞昌告了一状,称陈家钦的核心幕僚在外面到处放话:还不知道“署长”还是“部长”谁先下台!冲着陈家钦方面的这句话,徐国勇表示自己也要坚持这个位置,看谁先下台。苏贞昌听后称这不像话一定要查,后来据传蔡英文那边也听说了这件事情,称“不可思议”。

岛内过去经济得以发展,其中有很大原因是拥有与政党恶斗相对保持距离的高质量的公务员队伍,但而今人事斗争到公然不顾外界观感的地步。尤其当职务升迁变动要看执政党权贵眼色的时候,岛内这些公务部门乃至公务员进而沦落为政党斗争的工具,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作者丨许亿,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主笔

 


posted @ 22-07-07 09:24  作者:admin  阅读量:
同城彩票平台,同城彩票官网,同城彩票网址,同城彩票下载,同城彩票app,同城彩票开户,同城彩票投注,同城彩票购彩,同城彩票注册,同城彩票登录,同城彩票邀请码,同城彩票技巧,同城彩票手机版,同城彩票靠谱吗,同城彩票走势图,同城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同城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